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股票 > 正文

几位经历亏损之后的股民总结出来的经验

2021-03-09 16:48:41

  hubaba

  一开始做投资的时候总想找到一个精确的公式,当时看估值,看量化投资策略,自己找数据做回测,想找到一个最重要的指标,不断修改系数看哪个收益率最高。当时还很疑惑,感觉E大的投资份数比较粗略,为什么不用更精确的方式决定投资多少份?然后发现其实估值并不准确,同一个指数在A看来已经是低估,但在B那里却是高估,这让我相当困惑。后来才明白,没有哪个指标能说明一切,要综合来看,没必要追求精确,只需把握大方向的正确,就像没必要去追求买在最低点,只要买的不贵,就可以有不错的收益!

  天堂鸟

  想起我的一次经历,有一回我看中了一家公司,等到一个机会准备入场,一个很专业很信赖的朋友劝说太贵了不建议现在买……后来越来越贵就错过了,他有点懊恼说自己一个建议让我损失了两倍多的收益。

  我安慰他说,别想多了,错过的东西根本就不属于自己。如果投资一个标的还需要咨询别人的看法,会因为他人的建议改变主意,说明我根本就没有看懂,以我当时的认知,即使买了也拿不到现在。而且有太多不确定了,有时候投资何止是艺术,简直是玄学。

  十分同意孟大说的“投资是一个修心的过程”,曾国藩同学的境界挺好“既往不恋,当下不杂”,当然啦,未来还是要迎一下的~

2.png

  Karma Lhamo Chokyi

  我来说一个真实的例子。我妈妈持有华东医药。大概在2020年1月中旬,在医保谈判中,华东医药两大支柱收入之一的阿卡波糖没有被纳入医保名录。股价开始跌跌不休。我妈来问我,要不要紧?呃,我当然是不懂。

  投资上我是有信任的人的,于是我跑去问了。ta给出了具体明确的建议和具体明确的理由。建议是及时止损(当然说完了肯定会说具体自己决定)。

  我当时的感受是,意外又惊喜。对于建议这件事,我的理解是,信任是双方的。寻求建议的人固然是出于信任去问,可给出建议的人何尝不是出于信任(对方能听懂建议、执行不会变形、并且懂得决定是自己做的、有对自己负责的认知和情绪管理能力)在给呢?

  那么,拿到这个建议之后,我有没有直接给我妈呢?我没完全这么做(你看,这就叫做执行变形!)。我评估了一下我妈的性格(不喜欢亏本卖),也评估了一下当时的市场(卖了之后一下子也没有合适的新标的买),所以我在转述建议之后,又补了我的想法:反正目前不要因为跌就再加重仓位了;不想卖就拿着,逢高分批出;或者有好的东西买的时候,优先换过去。

  那时的股价大概在20元。后来最低到过16.02,再后来最高到过34.00,最新收盘价是29.36。

  最终我妈好像坚持到了30元卖了。

  听上去皆大欢喜?

  虽然我一直号称自己认为,对于心智正常的成年人而言,投资的决定,或者说,任何人生的决定,都是自己做的。但,在一开始的下跌过程中我依然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。很大部分是因为我后悔自己画蛇添足加上的话,即便最后的最后,结果是好的,这依然是错误的。因为这不是从我心中流淌出的建议,是我并不信任对方、只是体贴对方情绪而给的权宜之计。

  所以我的第一个反思,就是:只在完全信任对方的时候才给建议;不然,即便是至亲,也不给。

  第二个反思,既然信任,那么,就必须给出真实的建议,而不是权宜之计。

  最后,我判断一个人是否信任我,有一个标准,就是在我真正需要时会不会给出具体明确的建议。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标准,因为,有很多人给建议只是因为没有想那么多,这和想了那么多之后依然给了,是不一样的。每一个深思熟虑后依然这样做的人,不论最终结果如何(因为结果取决于随机性,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可能是不同的结果),我都有记在小本本上,认定终有一天我会回报以同样的信任。

  二师兄

  今天刚好读书读到一段关于投资到底是科学还是艺术的说法,与大家一起分享一下。几乎所有的基金经理都是由研究员培养而来的,研究员负责研究预测,因为研究预测本身就是基于规律展开的,如果没有科学规律,研究就无从谈起。接下来就交给基金经理,但不同的基金经理面对同一份研究会交出不同的答卷。投资者的交易能力,与预测能力无关,与性格、心态、胆识、魄力等个人特指有关。所以讨论投资到底是科学还是艺术的问题,可以这样回答:研究是科学,交易是艺术。

  赵浩淇

  从这个投资建议,我想应该换个角度想,花70万买到的教训:

  ①一般人操作股票,越低越焦虑,越不敢买,越涨越拿不住;

  ②跌不敢买可能是一次性全仓,所以说不在自己能力圈的,可以小资金试错,假设把200万分10笔,先买20万,每跌10%或15%加一笔(当然这个股基本面没有巨大恶化),也就不会那么焦虑了;

  ③我想,即使没有给建议,在第一个涨停的时候也许就卖了,还有如果没卖,也不一定出现涨停,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一卖就涨停呢?有个买老白干比他这涨幅还刺激呢,不过早卖了。

  ④如果真给建议,应该像课程里那样,分几笔钱,然后对应操作,股票真的不应该听消息买,或者是不要买,实在忍不住买,就轻仓,也不焦虑。

  ⑤妹妹不必责怪哥哥,假如跌回去是不是还要天天打电话感谢哥哥呢,关键是没亏钱,关键是这次以后怎么做,不必为打翻的牛奶焦虑。

  ⑥我认为,犯错而付出的成本最值得,前提是不要把自己的错误推到别人身上。

  黄凌晖

  前段时间E大发的微博,我也深刻认同:该读者就不应该提供任何股票买入或者卖出的建议,赚了没有功劳亏了承担责任,就像他妹妹碰到的这样,觉得自己就该赚到50万、100万;这完全是风险-收益不对称的行为,理性一点别让自己处在如此被动的局面。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,我跟我表哥也会聊投资,他做股票而我认为超出我的认知范围只买转债和ETF,聊的时候他说喜欢重仓在个把股票上,有亏有赚,知道我在ETF上持续盈利后,就问我投资建议;我只能建议他股票上考虑分散些,同时多看看E大、孟大和有知有行,建立好合适自己且舒适的资金分配比例,先保本金再图增资

  李林阳

  回头看,似乎人人都能指点江山;就像回顾历史时,我们会觉得XX名人怎么会犯那种错误呀。股市回头看,好像人人都掌握了财富密码,然而只要回到当下,很多的事情短期内又是无法预测一无所知的了。投资是认知的变现活动,如果这位女士有丰富的投资知识,想投资或者投机小康股份,或许还能考虑一下这个公司的可转债,毕竟只要公司能还本付息,90多块钱的可转债还是有价值的(此处绝非推荐),长期看是不至于亏钱的。金融投资的进阶之旅,务必与学习常相伴,把追求智慧当做自己的责任!

  Allen Lee🌊

  虽然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,但是面对「小康股份」的案例,确实可以用孟岩前辈一直提到的观念来回应:二级市场的盈亏是你在投资上认知的变现。

  那些已经得到或懊悔错失的收益,如果不是你的认知所决定,终有一天会加倍还给市场。如果没有卖出,享受了3个涨停,她就真的赚到了那100万吗?有可能会,也有可能不会,因为她可能在第二个涨停卖出,又在第三个涨停后追涨,也可能认为这种股票是长期牛股,然后就又回到了卖出的起点,然后懊悔当初没早点卖出,然后卖出,或者在接下去的震荡中煎熬后卖出(这一幕还未出现,但有可能)。

  综合这些可能性,其实背后都有一个共通的逻辑,就是我们只关注价格波动,却忽略了其他认知,「小康股份」是这样,在其他股票是一样有可能。

  所以,当别人知道我扛过了2018年的大跌,并在当时选了几只现在看起来不错的股票时,也都会在最近问我哪些股票可以买,我一律回答不知道,因为我内心很清楚,每个人的风险偏好不同、理念不同、认知不同,是没有办法针对某只股票思考出共性的答案,所以我买了或者卖了,都不适用对方。况且,那些现在回过头看选择收益高的股票,真的就是我选股选的好吗?在连续做完3年的个人投资小结后,我很遗憾的告诉自己:并不是。看起来美好的收益,只是我买在了市场极端低估的时候,因为在这个过程我也翻了车,也因为拿不住卖出过早错失了大把收益。

最新更新

热门推荐

Powered by ZhongyaoYi.com © 2021 粤ICP备14085741号-2